“让我穿着警服走”:一位公安局长最后的遗愿

发布时间:2022-01-12 作者:admin
 
  “讓我穿著警服走,下輩子,我還要做警察。”
  在生命的盡頭,王屑說話已不十分清楚。從他反復念叨中,傢人“辨認”出最後的遺願。
  今年9月1日,獲頒“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雄模范”獎章第二天,安徽省安慶市太湖縣公安局局長王屑因胰腺癌醫治無效,永遠地閉上瞭眼睛,終年52歲。從警32年來,他始終奮戰在公安一線,用行動踐行新時代人民警察“對黨忠誠、服務人民、執法公正、紀律嚴明”的總要求。
  “當警察是一輩子的事”
 
  王屑的辦公室依舊保留著原樣。警徽、胸章整齊擺放在桌上,警號“030170”被擦得鋥亮。警服整齊地掛在衣櫃裡,每一件胸前都別有黨員徽章。一本工作筆記裡,王屑寫道:“公安事業是一項崇高的事業……我十分熱愛這項工作,萬分珍惜這個崗位。”
  從片警幹到刑警,從經偵做到反恐,從業以來,王屑在安徽省宿松縣、安慶市、太湖縣等多地,幾乎把所有警種都幹瞭一遍。無論在哪個崗位,同事對他的印象幾乎一致——“拼命三郎”。和他共事是個辛苦事,安慶市公安局大觀分局民警吳勝敏回憶,當年在王屑的帶領下,無論是打擊非法集資還是掃黑除惡專項鬥爭,這位“老警”都沖在前頭。
 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,王屑勇挑重擔,任安慶市公安局大數據專班負責人,連續十幾天沒回傢,每天休息不到3小時,全力開展相關人員信息核查工作。
  去年5月11日,王屑履新太湖縣,“陪”著來的還有經常性的腹痛。為瞭不影響工作,在辦公室、食堂甚至下鄉的車上,同事們總能撞見一邊打吊針一邊工作的王屑。
  不少人勸他去醫院檢查,卻總是被他拿“等等”搪塞。直到今年2月10日,他才在傢人的再三要求下去醫院做瞭檢查,不幸確診胰腺癌。沒有人知道拿到結果的那一刻,王屑在想著什麼。然而第二天清晨5點,他又從安慶傢中趕回到太湖崗位上。直到傍晚完成工作交接後,才回到安慶辦理瞭住院手續,那一天是農歷除夕。
  病魔兇險,王屑先後經歷4次手術,原本140斤的他瘦到80斤。即便如此,不少同事還是接到瞭他來自病床上的工作“督辦”電話,“沒想到與局長最後一次通話,還是在聊工作。”太湖縣公安局經偵大隊大隊長黃愛球哽咽地說,電話那頭的王屑說話聲音微弱,他開著免提才勉強聽清楚,“臨掛電話他還念叨著等病好瞭回來工作。”
  王屑的兒子王稀告訴記者,警察這個職業是父親最大的驕傲,小時候父親就愛把他抱在腿上說探案故事,“比書上的精彩多瞭,都是爸爸親身經歷的案件,他總說當警察最有意思,是一輩子的事。”
  “老百姓的事就是天大的事”
 
  據王屑的同事介紹,這位局長的手機通訊錄裡存瞭很多村民的號碼,每一位都備註瞭村名和所求之事,隻要是群眾來電,不管是開會還是休息,他都照接不誤。
  “這些村民就跟他的親戚一樣。”王稀深知原委。原來王屑的父母都是農民,為瞭供他上學,傢裡借錢借遍瞭鄉親們,從警校畢業當上警察後,父親勉勵王屑:“你的警服是鄉親們湊來的,有出息瞭一定要感恩。”
  2015年,王屑當時所在的大觀分局推進“一村一警”包村聯系制度,他由此與“三峽移民村”昌寧村結緣。當時的昌寧村矛盾糾紛多發,初來乍到,王屑便挨傢挨戶上門瞭解情況,起初大夥兒看熱鬧:“警察還能啥都管?”然而隨著王屑走得勤瞭、紮得深瞭,大傢發現,這個警察不僅能保一方平安,更能促進鄰裡團結。
  上任太湖縣公安局局長第二天,王屑便帶隊下鄉調研,在江塘鄉的村民傢中,他瞭解到一樁“懸案”——兩年前,當地幾傢農民專業合作社非法吸收公眾存款,好幾百位村民受騙。
  當天晚上,專案組便成立瞭。“局長說老百姓的事就是天大的事,一刻都不能等。”江塘鄉派出所所長陽前鋒告訴記者,王屑幹脆把辦公會開在瞭鄉政府,承諾每月至少與村民代表見一次面,匯報工作情況。
  “他不想我們‘兩頭跑’辛苦,每次都是親自過來。”群眾代表李祖元回憶,看到局長比自己還上心、著急,大夥兒的情緒也從最初的劍拔弩張轉到後來的理解和信任。
  王屑確實說到做到,每次見面都帶來好消息。年前的第五次見面會,警方就向村民返還損失款260餘萬元。鮮有村民知道,這背後是王屑及專案組成員“人盯人”,從100多位借款人手中追回來的。
  “他想讓村民安心過個年,卻不關心自己的身體。”黃愛球說,這次散會後,王屑疼得不行,吃止痛藥已經不管用瞭,隻得去鄉衛生院打止痛針。
  “好警察要有鐵一般的本領擔當”
 
  在多位同事眼中,王屑是個“硬漢”,硬在能力和擔當上。
  王屑的辦公桌上堆著幾大摞“大部頭”——《中國共產黨黨內法規選編》《民法典》《知識產權法律法規全書》《刑事訴訟法一本通》,不少書頁已折頁卷邊。為瞭練就過硬本領,王屑堅持每天擠出兩個小時來學習。出差、開會,他的公文包裡除瞭筆記本,一定還有一本法律書籍,得空就看。王稀告訴記者,父親還讓他下載法律課件到平板電腦裡,好隨時“充電”。“哪怕病重期間,父親還是不忘學習。他告訴我法律在不斷更新,不及時看就落伍瞭。”
  憑著這股韌勁,王屑順利通過公安機關人民警察高級執法資格考試和全國司法考試。去年12月17日,王屑作為安徽代表隊唯一一個縣局局長、年紀最大的主力隊員參加全國公安民警法律知識競賽決賽,在最後的角逐中,他沉著應對,在關鍵競答題上拿下關鍵積分,安徽代表隊最終奪得全國二等獎。
  王屑因此成為公安工作中的“活法典”。“我們做案件分析的時候,王局長幾乎是出口成‘條’,各種法律熟記於心,極大地推動瞭工作開展。”太湖縣公安局網安大隊大隊長朱立強告訴記者,正因為理論知識和實踐相結合,在王屑的帶領下,當地破獲瞭一系列重大疑難復雜案件。
  不少同事透露,王屑非常具有擔當意識。“吏不畏吾嚴而畏吾廉,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”——這份為官箴言被王屑用在赴任太湖縣的開場白上,也借此表明瞭決心,他說:“我深知新的崗位擁有一定的權力,但我更清楚,這個權力是黨和人民賦予的。”
  王屑將公安的法制工作作為生命線,引導民警學法用法、規范執法,並推動所在單位執法規范化建設。太湖縣法制大隊副大隊長餘代華說,王屑來的第一天便前往法制大隊座談,勉勵大傢不僅要做“法制員”,更要做“偵查員”,對於民警辦案過程中可能存在的法制風險,要及時“亮劍”。
  今年1月,太湖公安偵辦瞭一起開設賭場案件,沒承想其中一名違法人員正是王屑的親戚。正當陽前鋒等辦案人員有些為難的時候,王屑叮囑他們,一定要排除幹擾,不管涉及誰,都要一查到底。“好警察要有鐵一般的本領擔當。”陽前鋒說,王屑總是在大會小會中強調這句話,“他自己就是這麼做的”。
  倒計時亦是傳承的開始
 
  9月8日上午,安徽省安慶市殯儀館安德廳裡莊嚴肅穆、哀樂低回,生前的親屬、朋友、同事和自發而來的群眾一起揮淚送別王屑。
  太湖縣公安局政委徐少英告訴記者,他們將繼承發揚好王屑的英模精神,錘煉忠誠信念、擔當精神和英雄氣概。
  “他把最好的一面留給瞭我們。遺憾的是,我們知道得太遲瞭,直至他走瞭,也沒能見上他一面。”昌寧村村主任李傢瓊說。
  幾天前,記者在太湖縣見到瞭王稀,他強忍著悲痛陪著母親前來收拾父親的辦公室。這位“90後”的小夥子數次哽咽著埋怨父親因為工作忽視傢庭更忽略自己的身體。
  當年已經上初一的王稀,難得享受“爸爸來接放學”的待遇,結果在校門口左等右等不來。天黑才知道,由於久不著傢,王屑早忘瞭兒子成長的事實,跑到原先的小學門口“望眼欲穿”去瞭。
  長大後,在父親的鼓勵下,王稀選擇從警。今年初,他成為安慶市公安局禁毒支隊的民警。這個決定,得到瞭父親的支持。
  “爸,我能報名嗎?”
  “當然要報!警察就是要在一線辦案。”
  這對父子雖然在傢相聚時間不多,卻在工作場合上合作多次瞭,是上陣父子兵。“我要像父親一樣,當個好警察。”王稀語氣堅定。
  單名一個“屑”字,曾讓無數同事、好友不解,王屑自己笑道:“就是不值一提,如紙屑般的意思。”其實,如今誰都知道,這個名字已刻進百姓心裡。(記者陳諾)
2022年01月02日 10时02分53秒